速溶列车

午夜热恋俱乐部

这什么绝命CP啊!

我嚎哭

人造人和森林之子的热恋

我拒绝呜呜!

【贺红】反高潮

沙雕总裁×小职员,年下,私设一大堆

全文9K一发完,梗来源于微博@ 今天也是被食欲支配的一天

极其沙雕,请确认您做好足够心理准备再往下阅读


01

莫关山工作四年,在某私企当了个组长。

最近正值毕业季,部门招了一批新人,其中有个刺头让他头疼不已。

这人叫贺天,长得人模狗样盘正条顺,入职第一天就引来办公室一片姑娘嗷嗷嚎叫,据说还是个海归。

谁知了解下来就是个败絮中空的草包。


对话的前因是贺天在茶水间玩手机被莫关山发现。

当下小组长那张脸就黑得风雨欲来。狗屁大学生,眼高手低,总把自己当一回事,真以为有个文凭就能当老板了?

莫关山手指往他面前桌上...

【瞳耀】小概率爱情

美帝热恋情侣


你听说过小概率事件吗?

譬如通古斯大爆炸、吉林陨石雨,科学研究显示一个人死于行星撞击的概率是七千万分之一。

所以按常理来说,在我们有限的生命里,大部分人都不会遭遇到上述天马行空的致命事故,人类更容易因为衰老和疾病而自然死亡。

但概率的法则又告诉我们,任何有可能发生的事件,不管可能性有多小,只要重复足够多的次数,其触发的几率将无限接近于100%。

过马路可能被汽车撞,乘邮轮可能会碰冰山,坐飞机可能会因为一只离群的候鸟而坠毁,即便你什么都不做,哪里都不去,死神的镰刀也可能找上门。

于是概率这个概念突然就变得自欺欺人起来。就像老话讲的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满口饭...

【叶蓝】幼稚鬼

同居日常


还没到杭州气温最高的时候,但这天气已经热得让人难受了。蓝河跟叶修从超市散步回来,街口的时钟敲了四个响,七点了。

天还未黑,太阳光很缓慢地从赤道移向北回归线,昼夜不再平分,潮气和热流从空气的每一寸褶皱里钻出来,提前煮沸了属于夏日的蚊虫。

蓝河抓了把领口,让风透进身体里,这时候叶修突然拽着他的手开始跑,凉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冲动得毫不客气。等两个人冲进楼底的时候鼻尖都沁出了一层薄汗,室内气温骤降五度,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被叶修一手揉在脑袋上。

“这位小同志缺乏运动啊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蓝河差点笑出声来,撑着膝盖翻了个白眼。平时早上让你出去晨跑要死要活的,现在倒跟我讲起道理来...

【贺红】八号风球

台风的日子应该干嘛?


顶楼的风听得见拍窗的脆声,玻璃锁住侵略,雨水像蚯蚓一样一点点掉到金属的边缘里,寄存夏天的苟延残喘。

这是莫关山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台风,气象局还给起了个很有食欲的名字——山竹。


在他零星的,不怎么美好的童年回忆里,台风都是雷声大,雨点小,一个个都喊作凤凰,狮子山,最后往海岸线上绕个道又转回太平洋里去了。


昨天晚上贺天靠在他怀里,电视里穿短袖的女播报员在科普历年来的热带风暴,他指着液晶屏上的气象图跟莫关山讲,你就像台风。

莫关山没懂,递出去一个“你又搞什么幺蛾子”的标准眼神。他倒是觉得贺天挺像台风的,过境狼藉,相当的危险。

比...

这次比较杂乱,有好多特别有意思的问题,感谢大家听我废话!



这里是提问箱,有什么问题、脑洞、或者烦心事想和我交流的都可以!再次感谢

【瞳耀】化猫

白sir×猫展


01

白羽瞳第一次发现展耀能变成猫是在军校的时候。

他刚下了格斗课,外头还是岁暮天寒的时节,出了汗的背心湿嗒嗒贴在身上尤其不舒服,风一吹就容易感冒。


“耍什么酷,就不懂把衣服穿好再回来。”

这句话展耀说了有二十遍不止,白羽瞳左耳进右耳出,其实早往心里去了就是不肯做,他就喜欢听展耀唠叨。

他们是室友也是竹马,还有一层没法点明的关系,隔了层薄薄的纸,谁都不愿意捅破。白羽瞳不确定展耀有没有那个意思,他是个一板一眼的人,干什么事都循规蹈矩得像在解题目,少有的情感爆发时刻不是面对自己就是对着他那叠摞成山的专业书。


他们还有...

开学啦

希望未来的一个学期里能得到代码0 warnings,0 errors的睿智生活

希望多阅读一手的知识而不是二手的反刍品

希望多思考多理解多输出多筑建

希望少颓废少消耗少拾人牙慧

不要有回头路,往前看吧

【贺红】与爱有关的疼痛(漫画后续)

莫关山很怕疼。

这句话讲出来可能有些好笑,谁不怕疼?

所以我们要加个修饰,莫关山非常非常怕疼,怕到一想起那种感受就牙齿打颤,双腿发软。小时候去医院打个针都要纠结老半天,眼泪扒拉在眼眶里碰一下就要掉出来。

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年到头打架、挑衅,好像越是害怕就越是跃跃欲试,越是要身体牢牢记住,直到痛到不能再痛为止。

然后新长的皮肤破开红痂从骨肉里延伸出来,带了血,仔细看上面还破破烂烂的。

没办法,人总是要经历新旧替换的过程,为了不重复掉入同一个坑只好叫自己刻骨铭心。莫关山坚信只有往身体里捅一刀,觉得疼了,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完成脱胎换骨的过程。

他一路都是这么走来的,他也会这样走下去。...

© 速溶列车 | Powered by LOFTER